网站地图 RSS订阅 联系我们

豆的南漂经历

来源:会龙宏网 发表于2010-6-7 10:16:22 阅读(0) 评论(0)

蓝漂


如果说要问当初为什么他们要到深圳来的话,那他们会简单的说:“深圳有富士康”。
的确,06年的豆根本不知道中国有一家超过20万人的叫做富士康的公司。直到有一天他的两个最好的朋友从深圳来到厦门找到他。20万人,什么概念。对于像豆这样只在十几个人的公司上过班的人实在是无法相像的。20万人。完全是个人海,是个像老家县城那样的城吧!哪里会有多少机遇,多少提升自己能力的机会,也许。。。。。。
      豆 dou从惠州到龙岗的车停了。早上,9月的早上深圳还是跟老家的夏天一样。可以等待日出,一切是那么的充满希望。

      下车的只有豆和俩,问在厦门火车站时突发奇想要到苏州去,于是三人又一次分开了。
一高一矮,完全一对山寨版搭配。俩,高1.76m,身材匀称,标准的三七分头型,白衬衣加灰褐色的长裤,黑色长尖的劣质皮鞋。站立时腰肩都很直,两眼目视前方,头微上扬,一脸的严肃认真。豆,1.64m高,一张老不成熟的脸加上瘦削的身板,略带时尚但又与这城市格格不入,灰绿色的T-恤加一条纯棉七分短裤和一双早已过时的凉鞋。那月他发了600块,下了好大决心才掏钱买的,64元的短裤是他有生以来穿的最贵的裤子。右手拉着皮箱,短裤上还挂有一把伞。一脸盲目的豆抬头望着这个陌生而有时常才耳边响起的城市----深圳。
06年九月的龙岗,这个在他们不到十岁时就经常听说过的地方,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光鲜夺目。没有传说中说的乡下人到深圳抬头看高楼直到帽子都掉地上了还看不到顶的楼房,而是沿街两排上世纪80年代没有镶瓷砖的矮小的3层房屋。眼前到处是垃圾,塑料袋黑白相间,满地都是。各种传单有宣传找工作的,有宣传卖各类廉价菜肉的等等,一条街下去与黑白塑料袋争夺人们的眼球。反正他们走在9月早晨的龙岗就好像在过河一样,连投脚也得小心。往前一点可以看到有熙熙攘攘的几个清洁工人在哪里有气无力的忙碌着,一边嘴里还在骂那些乱丢垃圾的人。路边有不少卖早餐的人已经在开始忙碌的张罗了。油条啊,馒头啊,煎饼啊什么的都夹杂着清洁工人扬起的灰尘出锅了。顺着油烟往上是些被熏黑的广告标语,都像些路边几年没洗过澡的乞丐一样达拉着脑袋等待着别人的施舍。
      两人盘点了一下,身上一共还剩下218元,来到早餐摊边吃了深圳的第一顿饭,油条加豆浆。再往前走了几分钟就随便找了家旅馆住下了,15元一天的一间的单房。伴随着慢慢升起的日出,他们进入了梦乡!
醒来时是下午4:00多的时候,太阳还是很耀眼的。“老子要去洗澡了,你去搞点吃的上来哦”说完豆就拿着香皂牙刷什么的往公共卫生间去了。“老子还不是要洗,你快点,洗完我洗,然后我们一起下去吃饭。”
吃了个青椒炒肉加个土豆丝花了十六块。豆:“老子喊你去随便搞点你要下来吃,这下好了,花了十六块还没吃爽”“管他的,很快就找到工作了,富士康包吃包住,进去了什么钱都不用花了,没事”俩说。灯红酒绿的龙岗终于出现了,逛了大半天除了花了两块钱卖了两块西瓜外其他什么都不敢碰。酒吧只敢在远处望望,各类物品店连奏进的勇气都没有,生怕走进了别人会问你要买点什么,知道自己兜里没钱所以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勇气怎么悄然和钱扯上了关系。回到旅馆两人都有点失落,暗自觉得自己暂时还不属于这个城市,但都坚信这是早晚的事。
       “还有182块,还得加上旅馆的押金。明天一定要找到富士康,这样子根本过不了几天的”豆说。“嗯,老子不混好老子不回去”俩扯着嗓门向天花板吼道。
“是这里吧?”豆问。俩打开随手提着的那个高中一直用了3年的泛黄书包,拿出一副深圳地图来。“嗯,应该是的”俩左手拿着地图,右手的十指反复点着地图上的一个点铿锵有力的答道。“你过去问问吧,问问那个保安”豆说。“你自己去啊 ,我又不想来进这个厂,你自己找介绍所介绍的干嘛不自己去啊?”俩答道,脸上带着无所谓的微笑。“你是怕了吧,还告诉我说在外面一定要敢说话呢。连这都怕,我看你以前那些话都是吹的吧?”豆试图用激将法让俩去问那个保安。“我怕毛啊,是你自己要去的呀”俩答道。“你要进就进,我是不想进,这边都是要压一个月工资的,我还不如找个小厂做临时工,赚到400块了就去进富士康。”“钱都花了,怎么也要进去看下吧!”豆说。“我叫你不要给钱你偏要给,这么个垃圾厂最多500人,还说7000多人的大厂”俩答道。“他不是说10块吗?我怎么知道他后面还要收50块啊,都给了10块了,要没个结果那10块不是白给了吗”豆说。说完豆深深的吸了口气,用手提了提裤子,刚往前走了两步就折了回来。“你说我怎么问呢,说什么啊”豆问俩道。“哎呀,你就把介绍所给你的单给他就行了,怕毛啊”俩答道。豆学着《无间道》里的刘德华逃避梁朝伟跟踪的那一幕,右手拿着介绍所开的单有节奏的拍打着右腿,左手放在左边裤兜里,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向保安走去。“啊!那个叔叔,我是那个共青职业介绍所介绍来的”豆想着,“不,不能说‘那个’,别人肯定会觉得我这人特叼的,不把他放眼里”豆自言自语低声道。也许这些工厂里就喜欢听话的呢,干脆我就装作特老实的人那样吧。豆一边想一边把脚步放得更慢了。“大哥,对,就叫大哥”豆轻声对自己说到。这时他突然加快了步伐,习惯性的扭响了几下脖子很快来到保安面前。“大哥,您好!我是共青职业介绍所介绍来找工作的,这是他们开的单。”递过单后豆像在学校军训时那样在那里站了个标准的军姿。“那是你朋友?”保安坐在岗亭旁的椅子上用手指着站在50M远的俩问道“嗯”“你叫上他一块到那边的二楼去找苏先生”保安指着岗亭旁这栋楼的另一头。“谢谢,谢谢,谢谢“一连点着头说了三声谢后豆才兴高采烈的跑去找俩
      出来过保安亭时豆故意对俩说道:“妈的,人家家里死了人都不给她请假,也太没人情了吧”他是故意让保安听到的,心里想给保安一个交代。“我说了介绍所是骗人的吧,这一看就知道是个垃圾厂,那女的哭成那样都不给人家批假。这分明是想叫人家自离嘛,就是不想给她这个月的工钱和一个月的押金”俩愤怒的说的嘴巴都溅出唾沫了。“这边有大把的厂,放心吧,深圳这地方饿不死人的。我们去找临时工先做着,等赚够每人400了就走去进富士康”俩一边说一边指着前面有一大片建筑的地方。
一路往前走了差不多1里路,路上除了有一家KTV以外其他的都是些黑乎乎的3层楼砖砌厂房。他们在KTV旁边稍微停留了一会,可惜窗户都是闭着的。大白天的也看不见彩色的灯光,也听不见节奏感很强的音乐。只能幻想着电视上的KTV里的场景,心想是不是这里的夜也和电视上的是一样的呢?不停的随歌舞动的妖艳女郎,震撼而劲爆的音乐连续不断的播放,人们不停的随歌摆动,偶尔还有人喝醉了在人堆里打架闹事。也许哪个角落里还有几个老大在那里叼着雪茄烟搂着性感的女人边喝酒边谈什么不正当的生意。
过了KTV就看到有人招工了,一个30多岁的人在一棵树下摆了张桌子,从桌子上吊下来一张用毛笔写在红纸上的招工启示。上面写着:本玩具厂因生产订单增加,故需招临时工15名,16岁以上,工资按每小时2.5元计算,包吃住。
       俩走过去问:“你们还要人不?”“还要”那人说着就把红纸上的内容给我们介绍了一下。说完就问他们是不是愿意干,愿意就把身份证拿来登记一下明天就可以开始上班了。“干脆我们就在这里先干了,要不今晚就没住的地方了 。”俩略带愁容的对豆说道。说完豆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给了那人,然后又赶快把毕业证拿出来给他看,结果他看都没看就说这个就算了,身份证就行。豆把手收回来,看看自己的毕业证上面的“普通高中”然后放了回去,若有所思的站那里一动不动的等那人给开个什么条子。办完两个人的登记后那人就叫他们拿着他开的条子到他背后的房子的顶楼去找叶先生。

转过弯之后有三栋厂房,呈四合院形式展开。他们来到那人所指的那栋楼的顶上,心里有点纳闷,但也没多想,反正是占时的。楼顶只有一个简陋的房间,外面乱七八糟的堆着些废铁件。走到门口一股浓厚的油漆味迎面袭来,他们赶快用手捂住鼻孔后退了两步。“管他呢,先住下来在说吧”豆说。“嗯”俩应了声。然后就都把手放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就立刻迈进去了。里面有十来台机器,他们那时并不知道这就叫移印机。里面和外面一样乱,每台机器旁边坐着个无精打采的人,看上去都只有十五岁左右,估计都是收的那些不想在家念书的未成年人。一个个全都达拉着脑袋,顶着一头泛黄的头发,头发下面是一张张早已失去了青春活力的发白的脸。他们机械般的左手从盒子里拿玩具小人放在机器上,然后脚再踩一下凳子下的一个什么东西。就这样每天重复这样的动作,每天工作10小时。豆和俩进去的时候基本没人理他们,只有一两个脑袋微微的抬头看了下他们,然后就有埋头做自己的事了。他么环视了一下这里,也看不到一个像管理人员的人。心里正纳闷,不过终于还是有人朝他们走来了。这人50来岁,刚一直在机器上工作没注意到他们的到来。“我们找一下叶先生?”俩说着把那单递给过去。那人没接,只说了句“跟我来”就再没下文.。
他们来到了离厂门口不远处的一栋三层楼的房子,那人指他们进了301室,然后有气无力的说“到时间下面开饭自己拿饭盒打饭,明天早上八点上班”。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评论列表
温馨提示: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昵称:验证码: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附加功能
回顶部